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二百四十四章 当断则断(1/2)
重回侯府嫁纨绔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“你一个大男人,有点胸怀行不行,老跟一个小姑娘较什么劲,不是你自己说的好男不跟女斗吗?”赵靖玉没好气地教训程志业。

  “好男是不跟女斗,可我都被她说成太监了,我在她眼里已经不是男人了。”程志业道,“不行,我咽不下这口气,我必须让她看看什么是真正的男人。”

  “真正的男人就是和人大吵三百回合?”赵靖玉用鄙夷的目光看着他,“你也别叫程志业了,干脆改名叫程幼稚好了。”

  “……”程志业噎了一下,瞪眼道,“你什么意思,好兄弟被人欺负了,你不但不帮忙还一个劲儿的损我,你该不会是心疼你的小青梅吧?”

  此言一出,把赵靖玉吓得一激灵,下意识看了谢南嘉一眼。

  “不会说话别乱说,我这辈子只疼袖儿一个人。”

  “哼!”谢南嘉冷笑,“那你为什么要阻止程志业?”

  “对呀,那你为什么要阻止我?”程志业跟着问。

  赵靖玉“……”

  “你瞧,他没话说了。”程志业冲谢南嘉扬扬下巴,公然挑拨离间。

  谢南嘉阴沉着脸,站起来就走。

  赵靖玉顿时急了,一把抓住她的手腕“袖儿,你别听他瞎说……”

  “我又不瞎,还用听他说吗?”谢南嘉猛地甩开他的手,大步向门外走去。

  赵靖玉真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。

  “都怪你!”他狠狠剜了程志业一眼,抬脚又要踹他。

  程志业学聪明了,一见他抬脚,撒腿就往外跑。

  “袖儿,等等我,我和你一起走,咱不在这儿碍人家的眼,让人家青梅竹马卿卿我我去吧!”

  赵靖玉牙咬得咯咯响,恨不得上去撕吃了他。

  以前怎么没发现这家伙这么讨厌呢?

  不对,他一直都很讨厌,只是现在更讨厌了。

  眼看着两个人头也不回地并肩而去,赵靖玉捧着脸使劲揉了两把,气急败坏地追了上去。

  “行行行,程志业,算我怕了你这个小人了。”他妥协道,“你想吵架是吧,走,我亲自带你去,你要不吵三百回合,你就是孙子!”

  “真的?”程志业立马喜笑颜开,对谢南嘉道,“袖儿,跟我走,今儿我好好给你出出气!”

  谢南嘉冲他嫣然一笑“好啊,那我就去瞧瞧!”

  赵靖玉“……”

  媳妇儿,你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!

  其实谢南嘉不是去看热闹的,也不是故意要刁难赵靖玉,谢南风去还东西半天没回来,她想过去看看是什么情况,万一被人逮着,那可就不好看了。

  三人各怀心思,一起去了云舒的住处。

  侯府有专为女宾准备的客房,就在荷花池前面的院子里,红墙碧瓦,格调雅致,一推开后窗,就能看到荷花池。

  到了地方,云舒却不在,院里洒扫的丫头说她回来了一下,进屋拿了什么东西又出去了,至于去哪她没说,丫头也没问,因为她不习惯有人跟着伺候,总是独来独往。

  “她是不是知道我要来找她算帐,提前躲起来了。”程志业说道。

  “你觉得她会怕你?”赵靖玉嗤笑。

  “一开始是不怕的,没准儿回来后越想越怕呢!“程志业十分自信,“她现在肯定在后悔当初不该招惹我。”

  “……”这回连谢南嘉都忍不住嗤笑他了。

  “还是找找吧,别受了委屈想不开跳荷花池了。”谢南嘉说道。

  “……”程志业竖起大拇指,“行,你比我狠,连咒术都用上了。”

  “我可没咒她。”谢南嘉道,“她方才的确是吓坏了,万一承受不了呢?”

  三个人说着话,脚下不自觉地往荷花池走去。

  没想到还真叫谢南嘉给说中了,云舒果然就在那里,正背对着他们,面朝池塘踮起脚,仿佛下一刻就要纵身跃入池中。

  “哎……”程志业大叫一声,一阵风似的冲了过去,情急之下顾不了许多,一把将云舒拽进自己怀里,抱离了岸边。

  “你这丫头年纪轻轻怎么这么想不开……”他急吼吼说道,话说一半,被云舒一巴掌打在脸上,硬生生给打断了。

  “放开我,你个死太监,登徒子,不要脸的……”

  “……”程志业半边脸火辣辣的疼,心里的火更是噌噌往上冒,“骂谁呢你,我好心好意救你,你却反过来骂我,你属狗的吗?”

  “你救我,我好端端的,你为什么要救我,我看你分明就是想占我便宜,你就是个变态!”云舒比他火气还大,比他声音还高。

  程志业气得倒仰,脑门上青筋直蹦“你好端端干嘛要投湖,我要不是怕你污染了我兄弟家的池子,我才懒得管你!”

  “谁说我要投湖了,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要投湖了,我活的好好的为什么要投湖,你这种神经病才该投一投湖呢!”云舒叉着腰冲他嘶吼。

  程志业愣在当场。

  “你……你不投湖,你脚这样这样是做什么?”

  他一面说,一面模仿着云舒方才的姿势。

  “要你管,我扔东西不行啊?”云舒气鼓鼓道。

  “扔,扔什么?”程志业越发没底气。

  云舒手一摊,把手心里的东西展示给他看。

  “你……”程志业彻底哑了声,转头看了眼远远站着的赵靖玉和谢南嘉。

  两人好整以暇的,仿佛在看戏。

  程志业背着手冲赵靖玉勾了勾手指,示意他快点过去。

  赵靖玉先看了看谢南嘉,征求她的意见“袖儿,我能过去吗?”

  “你去呀,我又不是妒妇。”谢南嘉道,“我猜她手里应该是那半块玉环,她想把它扔了。”

  “不会吧?”赵靖玉愣了下,
为您推荐